您的位置:首页  »  怀恋校园  »  【有女如烟】(03)

开业酒会
 
  不知何时我沉沉睡去,梦中发现柳如烟再次不辞而别,我悚然惊醒,却发现 少女依然依偎在我怀中一动不动,一双羞涩难掩的美目正痴痴的望着我。
 
  这时,我才感觉到自己早起更加坚硬硕大的阳具,正在柳如烟温热紧窄的花 心中微微弹动,那种从体内深处传来的极致而压抑的舒爽快感,令少女浑身微微 颤栗却又怕惊醒我而强自忍耐不动,那种娇羞的情态就像是挂满露珠的水莲花一 般,令我难以自持。
 
  于是,我双手紧紧抱住少女圆润翘挺的臀瓣,深情的注视着她的美目,腰臀 用力上下耸动,开始释放我体内积压一夜的炽烈欲望。
 
  「啊……」柳如烟紧咬贝齿,压抑的呻吟起来,纤细白嫩的十指紧紧的扣住 了我的肩头,她那炙热如火的娇躯不由自主的在我身上扭动,试图逃脱这种令她 舒爽发狂却又难以承受的抽插,但却被我的双手紧紧握住她的圆臀难以动弹。 
  所以,少女就像是在配合我对她的征伐一般,令我坚硬粗壮的阳具在上下抽 插时更加深切的体会到少女紧窄花心的收缩蠕动,以及花心蜜液更加恣意的分泌。 
  「云飞,不……不要了!我刚听见……叔叔阿姨都……都起床了!啊……」 柳如烟看自己无法挣脱我对她的侵犯,开始低声呢喃的求饶。可是她不知道,她 这种类似呻吟的语调,就像是催情的销魂魔音一般,只会令我的欲望更加蓬勃, 我的阳具更加坚硬!
 
  于是,我翻身将少女放到床上,腰臀开始更加更加凶猛的起落,硕大的阳具 在稚嫩的花心中大起大落,丝毫不顾柳如烟的苦苦求饶。
 
  最后,当我将无比坚硬粗壮的阳具全部插进少女的花心,硕大的龟头死死盯 住花心深处的花房,然后犹如炸弹爆炸一般强劲有力的喷射出一股又一股炙热的 精液,柳如烟终于不再呢喃呻吟,满是香汗的腻滑娇躯开始剧烈的抽搐抖动,一 双美目无神的向上翻起,眼神涣散犹如死亡。
 
  在我的喷射中,柳如烟陷入了持久的高潮中。
 
  「如烟,你以后怎么办?还要回到你那个家么?」当我们体内的欲望都逐渐 消退,柳如烟也清醒过来后,我搂着她瘫软如泥的身体,轻轻的抚摸她的背脊腰 臀,轻声的问道。
 
  「不回!我就是死到外面也不会再回去了!那个瘸子酒精中毒死了之后,我 以为我就解脱了,谁知瘸子家将彩礼要回退了婚之后,我又偷听到他们再次商议 将我嫁给一个傻子!他们不是我的父母,那个家也不是我的家!」少女的回答斩 钉截铁,蕴含着无尽的冰寒。
 
  「那太好了!那我供你复读,不!我和你一起复读,我们明年一起再考省会 大学!」我一听这话顿时兴奋不已,开始描画我们两人的幸福时光。
 
  「不!云飞,我不能连累你!我不回去复读,我要出去打工。等我挣到钱了 再去复读。」柳如烟一如既往的执拗,即便到现在她无家可归,即便是将自己最 宝贵的童贞都给了我,依然不愿意做一个依赖旁人的女人。她有着无比强烈的自 尊,我知道,这源自于她那无比悲剧的家庭以及无比深邃的自卑。
 
  「好的,如烟!我听你的。那不如这样,这阵子你就在我这里好好休息,等 我去省会大学上学,你就去省会城市打工怎么样?这样我们也能在一起,即使你 不复读,我也能帮你一起复习功课?」我开始尝试诱导。
 
  「嗯……我考虑下!」柳如烟认真想了一下,还是没有答应我。我知道,她 不想让我看到她辛苦打工的样子,以及我随时对她的关心。
 
  「答不答应?你看我的大鸡巴现在又硬了,你要是不答应我现在就干死你!」 看着少女那如画的娇颜,我心中升起无尽的爱恋,刚刚喷射后绵软的阳具又蠢蠢 欲动,在少女温软滑腻的娇躯摩擦下,逐渐坚硬挺拔,再次昂扬起来。
 
  「啊!不!不要了!云飞,再要我就会死的!」柳如烟初经性事,虽然快感 无比,但是我的阳具尺寸过大,持久能力又强,当真给少女的心里留下了无比强 烈的阴影。
 
  「那你就赶快答应,不答应我就干到你答应!」我开始横眉怒目,犹如凶神 恶煞一般翻身将少女压倒身下,强行分开两条白嫩欣长的美腿,露出中间一蓬泥 泞滑腻的花心,然后将弹动不已的硕大龟头牢牢顶在上面,不停的上下大力摩擦。 
  「啊!啊!云飞,我答应!我答应!饶了我吧!」终于,在我的强势淫威之 下,柳如烟不得不答应我的计划,然后想一只慵懒的猫儿一般,蜷缩在我怀里。 
  躺了一会儿,我努力平复下坚挺的阳具,准备和柳如烟一起起床吃点早餐, 然后告诉父母少女留宿的事情。忽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于金菲?她找我干嘛?」看到熟悉的呼叫人,我眉头一皱,狐疑道。虽然 上次于金菲没有答应我帮助柳如烟,但我却也没有丝毫怨恨之意。只不过从那之 后就没有再联络,想着以后也很难有机会再联络了。没想到她会这么早给我电话。 
  看了看怀中的柳如烟,发现少女用一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我,令我心里发 虚,讪笑着接通了电话。
 
  「喂,于金菲,这么早找我有事?」我没有想以往那样和于金菲调笑一番再 说正事,而是立刻直入主题,杜绝一切可能产生的误会。
 
  「楚云飞,我现在正式邀请你参加我的超市开业酒会,你来不来?对了,让 躺在你旁边的柳如烟也来吧!我把邀请函放到你家门口了。」出乎我的意料,于 金菲也没有像往常那样跟我调笑,而是非常正式的跟我说道。尤其最后一句话, 令我震惊万分。
 
  柳如烟来我家过夜,于金菲怎么会知道?
 
  其实,我不知道,就在昨天柳如烟来我家的时候,正好于金菲也来到我家想 要送给我邀请函。只不过当她看到柳如烟投入我怀里,我们两人紧紧相拥之后, 少女就咬牙切齿的没有下车,而是一直坐在车里,监视了一夜,直到刚才我把窗 帘拉开。
 
  说完这些,于金菲将电话猛地挂掉,疯一般开着宝马车远去。
 
  柳如烟显然也没有聊到于金菲会这样说,也是一脸惊讶的看着我。
 
  然后,当我将门口的邀请函拿回来时,我们两个人面面相觑的不知道去还是 不去。
 
  「去!不就是一个酒会么?有什么了不起的!到时候我们的同学也会去很多, 我要让他们都知道,现在你是我的男朋友!」最后,柳如烟忽然哼了一声,冷冷 的说道,语声中充满了一种浓郁的酸味。
 
  三天后的傍晚,我和柳如烟如约而至,来到县城东边新城区的金菲超市,参 加这里举办的盛大开业酒会。
 
  这里几年前被县城规划为新城区,许多中高档小区建起,逐渐变成整个县城 的商业中心,很是繁华。
 
  金菲超市,是于金菲的父亲于德利开办的第二家超市。第一家德利超市经过 于德利十几年的打拼,在县城老区独占鳌头,成为最大的综合超市并跻身县城富 豪行列。为了扩展公司规模,于德利早就暗中谋划开办第二家超市,只不过一直 没找到好机会。直到县城新城区规划出台,这才花费大力气将中心一片地皮直接 买下,盖起了一座诺大的新超市,并将女儿的名字作为超市的名字,可见于德利 对于金菲这个独女的宠爱。
 
  这也是于金菲邀请楚云飞在内的同学前来参加开业酒会的原因。这座超市, 其实就是于德利给女儿的嫁妆,而且是一座能够源源不断生财的聚宝盆。所以, 很是吸引了不少有身份或者有觊觎之心的青年前来。
 
  当楚云飞和柳如烟来到金菲超市门前之时,顿时发现这里停了许多豪车,一 个个衣着华贵的男女从里面下来,携子带女的走了进去。
 
  「楚云飞,柳如烟!快来这里!就等你们了!」远远的,于金菲就大喊起来, 没让楚云飞两人走酒会入场的程序,直接将他们接了进去。
 
  进入超市,楚云飞发现里面果然装修的大气整洁,非常高档的样子。就在超 市中间的巨大空地中,搭建了酒会的场地。
 
  不过,于金菲没有领他们去那里,而是将他们领导超市二楼的巨大会议室中。 这里是一处她专门为同学好友搭建的小型酒会场地。里面这时已聚集了数十个少 年男女在彼此高声笑谈。
 
  当楚云飞和柳如烟一进门时,看到他们两人,所有人都静默了下来,用一种 很特别的眼神看着他们。
 
  楚云飞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考入省会大学,柳如烟因长期不良频繁晕倒考场以 一分之差落榜,又被父母逼迫出嫁。这两个人可谓是他们这一届最有故事的人。 但是现在,这两个人却一起出现,所有人都明白他们之间的恋爱关系终于确立。 
  这让很多对柳如烟这个冷美女有倾慕之心的少年心中很不是滋味。而那些少 女则对柳如烟竟然能在落榜之后还成为楚云飞这个最有前途才子的女友,心中更 是嫉恨不已。
 
  很快,所有人都不在关注楚云飞两人,自顾自的谈笑。他们两人也不愿跟这 些没用多深交往的同学虚以为蛇,自得其乐的选择一个无人的角落坐了下来,在 于金菲的殷勤招待下,拒绝了各种酒水,开始吃点心喝饮料,等待正式的酒会开 始。
 
  于金菲招呼了两人一会便离开去接待其他客人,这时,楚云飞才敢放开胆子 品尝桌子上的各种美味。
 
  果然,哪怕柳如烟这样的美女,一样也不能免俗,对于任何和自己关系密切 的异性都持有深深的敌意。
 
  心中暗自感慨刚刚进入恋爱状态的莫名滋味,楚云飞自得其乐的在各种美味 中徜徉,柳如烟也陪着他一起品尝。
 
  「嗯?有点不对啊!这几种菜品似乎是不能一起食用的吧?」忽然,楚云飞 站在一桌热菜前,皱起了眉头,喃喃自语道。
 
  「云飞,怎么了?」柳如烟疑问道。
 
  「如烟,没什么。我只是忽然想起来吃这几道菜的忌讳,却又不敢确定。」 楚云飞将自己的感觉说了出来。
 
  「我来看看……咦?果然有问题。这几道菜是绝对不能一起吃的,否则会因 为彼此之间的混合产生一种剧毒导致食物中毒。云飞,我们得告诉于金菲。」柳 如烟看了一会之后,确认了楚云飞的怀疑。
 
  「如烟,别出声。你去找于金菲,我来阻止其他人一起吃这几道菜。」楚云 飞让柳如烟赶紧跑出去找于金菲,自己则急速思考起来,怎么样才能阻止其他人 吃这几道菜。
 
  全部砸了?
 
  绝对没有人会理解自己,反而会认为自己是在捣乱。
 
  因为这几道菜的混合食用会导致食物中毒,乃是一种极其罕见的情况。如果 不是楚云飞和柳如烟在生物、化学上下过许多功夫,也不会知道其中的奥秘。 
  「对了,我记得这几道菜能够起最主要催化作用的是这道菜。其他的菜虽然 一起食用也会产生有毒物质,但却不那么强烈。遇到身体好的人一点事都没有。 那我就把这道菜全吃了吧。」于是,楚云飞不顾周围人的鄙夷嘲笑,将这个桌子 上其中一盆菜全部端了起来,放到自己面前开吃。
 
  「哎呀!没想到这里有我最爱吃的菜,对不起了大家,这道菜我包圆了。你 们要是不介意我的口水,一起来吃!」顿时,那些准备跟楚云飞抢吃的同学,一 个个都停下了举动,眼中满是鄙视。
 
  不一会儿,于金菲便神色慌张的跟着柳如烟跑了进来,她刚要说话,却被楚 云飞阻止。
 
  「于金菲,你来了正好,有没有没人的房间给我弄一个,我一个人独占一道 菜引起公愤了,我得赶紧逃跑才对!哈哈!」楚云飞自嘲的说着,冲着于金菲不 住使眼色。少女顿时知晓其用意,立刻说道:「哎呀!楚云飞,没想到你这么贪 吃,正好,旁边有一间办公室空着,你去那里吧。」于是,楚云飞像是怕被人抢 自己喜欢吃的菜一样,用盖子盖住后牢牢抱在怀里,跟着于金菲走出了会议室。 
  「楚云飞,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可千万别弄错了,一会酒会正式开始,县里 的领导会来好几位呢!」一进办公室,于金菲嘭的一声关上门锁住,焦急的问道。 
  没等楚云飞回答,柳如烟便将那几道菜混合会产生剧毒的原因解释了一下。 
  虽然于金菲的成绩不是很好,但是最基本的生物和化学知识还是有的。她一 听就知道楚云飞和柳如烟的判断绝对没问题。
 
  「这可怎么办才好?只剩下半个小时了,所有的菜品都已经准备好了,这要 是说会食物中毒,肯定会影响超市开业,更会对我们家的生意造成巨大打击!最 重要的是,你要我怎么劝说我爸让他相信这个事情?」于金菲惊慌失措的不知如 何是好。
 
  「很简单,你的超市开业,应该有许多活的家畜吧?你让伯父过来,把这几 样菜混到一起给一只家畜吃,不出五分钟就能看到后果。」楚云飞搂着那盆菜一 直在吃个不停,这道菜是真的好吃,抬起头提出了一个建议。
 
  「好!我这就去办。」事到如今,也只有如此才能让自己的爸爸于德利相信。 于金菲答应一声,匆匆跑出去准备。
 
  不一会儿,于德利面色阴沉的带着几个重要手下,拿着那几样菜品和几只鸡 鸭,跟着于金菲走进办公室。
 
  楚云飞也不多说话,阻止他们自行混合,亲自上前将几样菜品中会产生剧毒 的主菜挑出来,喂给一直母鸡吃。
 
  果然,三分钟之后,母鸡开始狂叫,然后站立不稳倒地抽搐,五分钟之后死 亡。
 
  「嘶……」原本一脸不悦,对于女儿同学的危言耸听极度不满,准备怒斥的 于德利,顿时吓得面如土色,噗通一声跌坐在沙发上。
 
  没有谁比他更清楚酒会客人中毒死亡引发的恐怖后果,那可不仅仅是他于德 利辛苦经营几十年打造的超市帝国顷刻间灰飞烟灭的下场,他于德利一家都得为 此陪葬!
 
  「快!快将这几道菜撤下来!对了!给我查!是谁准备的这几道菜?还有这 是谁的主意?去给刑警队报案!」于德利短暂的惊慌之后,立刻站起身来咆哮道, 手下人急匆匆都跑了出去。
 
  「楚云飞是吧?大恩不言谢!以后有用得着我于德利的地方尽管开口!」于 德利对楚云飞深深鞠了一躬,撂下一句话也急匆匆离开。有很多事他的去做准备。 
  「楚云飞,我……」眼看自家避免了一场灭顶之灾,自己的父亲提前做出了 准备,于金菲总算缓下一口气,瘫坐在沙发上,对着依旧大吃不已的楚云飞张口 欲言又止。
 
  「呵呵!于金菲,你不用说了。你请我参加酒会吃到这么好吃的菜,足够了!」 楚云飞并未让少女多说什么感谢的话,开口阻止道。
 
  于是,三个人都静静的坐在办公室里,等着于德利的动作。
 
  不一会儿,酒会正式开始,三个人来到会场,看到那几样菜果然被人不动声 色的统统撤换。于德利也早已振奋精神,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热情的接待众多 贵客。
 
  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说之后,酒会开始,所有与会嘉宾都开始借助这个机会联 络感情,寻找一切合作的机会。于德利更是围绕几位县里莅临的领导不停介绍, 殷切招待。
 
  于金菲也被指派着代表父亲接待贵客,将楚云飞和柳如烟留在角落里自顾自 吃喝。
 
  原本,楚云飞以为这次的食物中毒未遂已经结束,谁知一个小时之后,和于 德利在一起的几位领导突然呕吐抽搐起来,引发巨大的恐慌。
 
  「于德利!你到底是举行酒会还是毒会?于德利,你的公司从现在开始全部 停业整顿,所有人员全部回警局配合调查!」在领导随从的联络下,救护车,刑 警队,武警队等各种相关部门不一会儿纷纷赶到,将几位中毒的领导接走抢救之 后,一位领导对于德利怒斥道!
 
  于德利被突如其来的巨变惊骇的当场昏死,于金菲则哭喊着跟随着抢救去了。 
  整个酒会现场乱作一团。
 
  为了防止其他人也会食物中毒,县医院要求武警将所有人强制留下,开始一 个个检查。
 
  楚云飞在事情发生后,悄悄来到几位领导倒地的地方,将他们的呕吐物用干 净的杯子取了样,又借着混乱的现场悄悄的带着柳如烟来到超市的化学产品货架 前,挑选了一些器皿和药物,两个人回到了之前的办公室里。
 
  「云飞,你这是在做什么?」柳如烟对于楚云飞的连番举动非常不解。
 
  「如烟,我只是不明白,没有了那几样菜,为什么还会有人食物中毒?难道 是我没有观察到位?还有,于金菲毕竟是我们的同学,要是我能帮到她,尽点儿 力也好。」于是,柳如烟不再说话,看着楚云飞熟练的做起了化学实验。这些东 西虽然她也会,但是仅止于熟练,却没有楚云飞的那种真正沉浸其中的兴趣,也 没有他因此而更加深入的研究。
 
  「如烟。你去帮我把酒会准备的所有菜品,点心,酒水等一切吃的记录下。 我要进行核对。」「你看这些截图行不行?」楚云飞说完看柳如烟没动弹,却摆 弄起桌子上的一台电脑,还没等他发问,少女将屏幕调转过来,上面满是酒会现 场的实时录像,还有餐点清单。
 
  「如烟,没想到你对电脑这么在行,厉害!」少女的惊异表现令楚云飞喜爱 不已,不吝大赞,却迎来一个大大的白眼。
 
  接下来,在柳如烟的帮助下,楚云飞很快的将那些呕吐物中的成分分析清楚, 又比对了相应的食物,最终确定了几样菜品、点心和酒水。
 
  「好古怪的混合毒素!竟然没有查到记录?」柳如烟借助电脑查询了许多资 料,也没有查到楚云飞所说的毒素分析判断。
 
  「看来,是一种极其罕见的混毒,能够知道的人不是一个医术精湛的医师就 是一个化学大师,或者一个生物学家。不过,这种即使放到国家层面也是宝贝的 人怎么会对于德利这个小县城的小超市下手呢?」楚云飞很不理解。
 
  「云飞,别想这些没用的,快说这毒你能不能解?不能的话我们赶紧走,酒 会现场的客人快被检查完了,武警开始清场了。」「呵呵!如烟,你男友楚云飞, 不,你老公楚云飞是何许人也?这点小小的混毒能难得倒我?虽然我不明白其中 的机理,但却发现有一种东西能够中和,所以,解毒不难。难得是如何去解?难 道我要跳出去说我能给那几位领导解毒?恐怕我会立刻被当成恐怖分子给逮捕, 然后大刑拷打之后被处死!所以,还得找于金菲才行。我们走。」说完这些话, 楚云飞将自己试验的器皿等东西全部销毁,这才带着柳如烟悄悄来到酒会现场, 挤进待检查的人群,被确认没有问题后离开了超市。
 
  接下来,柳如烟利用同为女生又是同学的身份,来到医院见到了被武警看押 的病房,见到了哭得双眼肿胀,眼里布满血丝的于金菲。
 
  「于金菲,别哭!楚云飞能帮你们给那几位领导解毒,就看你能不能做到。 最重要的是,一定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是楚云飞告诉你的,明白么?」柳如烟上前 一把抱住于金菲,在她耳边悄悄说道。于金菲顿觉抓到了一线希望。她知道,在 那几位领导被送进医院抢救之后,许多医师都无法弄明白中毒原因,哪怕紧急调 动省里专家也没办法一下做出判断进行救治方案。
 
  所以,如果不及时抢救,那几位领导一定会被毒死!
 
  事到如今,已经不是简单的食物中毒事件,而是演变成一场严重的政治事件。 
  柳如烟探望于金菲之后离开不就,于金菲就强行要求见几位领导的主治专家, 声称自己能救几位领导的命。
 
  医院重症监护室中,几位依旧在紧急商讨研究救治方案的专家严肃的看着于 金菲。而那些领导的家属则一个个目光凶光,恨不能将于金菲生吃活剥。一旦这 几位领导被毒死,他们的家庭将会彻底失去如今的显赫风光,这让他们如何能忍? 
  「小姑娘,你可千万不要为了救你爸爸于德利,帮他减轻罪责而胡言乱语。 否则,你这么做也是犯罪?你明白么?」县城公安局局长刘明山面沉似水,缓缓 的说道。县城出现这么大的事情,他是负责治安的一把手,有着难辞其咎的重大 责任,所以,他亲自坐镇医院,随时跟进几位领导的救治情况。
 
  「刘伯伯,这次酒会让几位领导中毒,我知道我们家罪责难逃,我听说到现 在都没有办法进行有效救治,突然想起来医院对酒会现场所有人员的中毒检查结 果。我发现我和几位领导吃的东西一模一样,除了一种酒。到现在我都没有中毒 的迹象,所以我怀疑是不是这种酒能够中和毒素。我知道,即使我不说到最后你 们也能查出来,可是我想,也许我主动说出来,如果真的是这样,就能减少几位 领导的救治时间,也许就不会让他们陷入死亡危机。」「你说的可是真的?」原 本对于金菲敌意浓烈的领导家属,立刻大声问道。
 
  「不是我说的,是医院的检查结果让我这样推测出来的。」于金菲牢记楚云 飞交代的话,冷静的回答道。
 
  「来人,快把那些检查结果拿过来。小姑娘,还要麻烦你做一下胃溶物检测, 和血液毒理检测。」几位专家一听这话,顿时精神一震,立刻大声吩咐道。 
  很快,当酒会现场检查结果与于金菲胃溶物和血液毒理检测结果一对比,立 刻证明了于金菲的推测正确性。
 
  于是,公安局长刘明山一声令下,将金菲超市准备开业储备的那种酒,全部 封存,搬了几件过来。
 
  接下来,当这些酒灌进依旧昏迷不醒的领导嘴里半个小时之后,他们便都大 口呕吐着清醒过来。
 
  经过缜密的检查,几位领导除了虚弱脱力之外,再无大碍,所有人这才同时 放下心来。
 
  要知道,几位领导的死活,对于这次事件的严重性起着无比关键的作用。 
  所以,那些领导家属也不再为难于金菲父女。于德利也因此不再被监视看押, 获得了不得离开县城,随时听候调查的限制性自由。
 
  于德利得知几位领导脱离生命危险,知道自己这次最大的难关已经度过,于 是立刻出院,洒出大笔金钱运作,安抚几位领导和他们的家属,令这次食物中毒 事件缩小到意外事件范围,所有负面影响降到了最低,金菲超市也如期开业,红 火异常。
 
  当然,这都是后话。在得知几位领导恢复如初之后,于金菲找到了楚云飞。 她想好好感谢这个同学,也是她一直暗恋的少年。
 
  谁知于金菲赶到楚云飞家中,却被他父母告知,因为柳如烟跟楚云飞的恋爱 关系明确,她又不想回家,所以两人就搬回到他们的农村老家去暂住,直到楚云 飞大学开学,两人再一起去省会城市。
 
  「楚云飞你混蛋!」于金菲这一刻,突然痛得心如刀绞。直到此时她才清楚 的明白,原来自己早就爱上了楚云飞,只不过自己不敢承认而已。
 
  但是自己为什么会爱上楚云飞呢?而且还是如此之深?
 
  是在初中时自己受欺负一直被楚云飞保护么?还是自己父母为了生意常年不 在家,一直都是楚云飞陪自己度过了那段孤独寂寞的日子?
 
  又或者楚云飞总是毫无上进之心,自己一直偷偷的帮他努力学习,甚至在考 高中时,不惜花费重金将他运作进了一中与自己在一起?
 
  只不过,从进入高中起,楚云飞就迷恋上了柳如烟,而自己只能与他越离越 远!
 
  于金菲茫然的开着自己的宝马车,满面泪流的胡乱跑着,不知不觉间就来到 一座村子边的旧院落前。
 
  她抬头一看,正是楚云飞的农村老家。这个在她初中时,两人曾不止一次在 这里玩耍的地方,给她留下了永远的美好回忆。
 
  于金菲本来想要调转车头离开,但是一想既然来到这里,至少还是道声谢的 好。哪怕自己不能让楚云飞知道自己对他的爱意。
 
  来到铁锈斑驳的院门前,于金菲忽然想起自己还留有当初楚云飞为自己配的 钥匙,而这把钥匙这些年中间一直被她随身携带。
 
  于金菲抬起手想要敲门,可是心中对于楚云飞和柳如烟同居的事情耿耿于怀, 怎么都敲不下去。
 
  接下来,鬼使神差一般,于金菲拿出钥匙将院门打开,悄悄走了进去。
 
  她想看看楚云飞这个混蛋跟柳如烟呆在这里究竟在做什么?
 
  轻轻关好院门,于金菲蹑手蹑脚的走向屋门。还没到跟前,就突然听到一声 尖锐的呻吟声。
 
  「云飞!不要!不要了!快停下!我快要死了!」「我干死你!我干死你!」 于金菲心中顿时惊骇万分。
 
  「难道大白天两个人就在屋里……」于金菲转身走到一旁的窗户前看向里面, 果然,楚云飞和柳如烟两个人赤身裸体的抱在一起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在猛烈的做 爱。
 
  于金菲看的清楚,楚云飞两腿之间竟然昂扬起一根比她手腕还有粗壮的阴茎, 正狠狠的抽插这柳如烟。而柳如烟被楚云飞剧烈的肏干,将胸前两只白嫩的乳房 甩动的犹如波涛澎湃一般。
 
  「混蛋!混蛋!楚云飞你混蛋!柳如烟你这个贱货!」不知为何,于金菲看 到两人的激情场面,没有羞涩没有震惊,而是胸中充满了无尽的怒意!
 
  因为,于金菲竟然很想此刻躺在沙发上被楚云飞狠狠肏干的人是自己!
 
  不过,事已至此,于金菲也知道自己再没有了和楚云飞在一起的机会,于是 怒气冲冲的扭头就走。
 
  谁知就在这时,柳如烟却突然大叫道:「于金菲,快救云飞!云飞他中毒了!」 于金菲顿时停下了脚步。就在这时,被楚云飞那硕大阳具肏干的虚弱不堪的柳如 烟,不知从哪里聚集了力量,一把将疯狂的楚云飞推到在地,猛地扑到房门前打 开房门跑了出来,然后牢牢锁上了房门。
 
  房子里,楚云飞犹如野兽吼叫一般疯狂的拉扯着房门。
 
  确认楚云飞不会出来,柳如烟这才赤身裸体的瘫软在房门外。
 
  「柳如烟,你们这是在玩的什么游戏?」于金菲盯着大口喘气,赤裸身体起 伏不定的柳如烟,冷冷的问道。
 
  「于金菲,不是你想的那样!你还记得我给你说的解毒方法么?楚云飞虽然 知道怎么解,但却不知道为什么能解,于是他开始研究并且亲身尝试,结果没想 到,他研究出的解毒配方竟然是春药。一开始我还能受得了,楚云飞也是发泄之 后就恢复。没想到,刚才他又调整了一下解毒配方,药效竟然强烈无比,楚云飞 已经发泄了五次了,但是依然没有结束。于金菲,快,快救救云飞吧!」柳如烟 刚说的这里,房门便被楚云飞一脚踹开冲了出来。他一看到赤裸的柳如烟,顿时 低吼一声扑了上去,丝毫不顾少女的强烈抵抗,将她的双手双脚固定,挺着胯下 一根将近一尺长的粗壮阳具,狠狠的插进了柳如烟狼藉一片的花心之中。
 
  「啊……于金菲,快救救云飞!我求求你了!只要你能救了云飞,你让我做 什么都行!」柳如烟被状若疯虎的楚云飞肏干的死去活来,却依然不顾自己,哀 求于金菲拯救自己最爱的男人!
 
  「你快告诉我,怎么才能就他?」于金菲这时也看出了楚云飞的异样,他双 目赤红,神色癫狂,明显是陷入了毫无理智的混乱状态,焦急的说道。
 
  「之前都是让他发泄出来就行了,刚才已经发泄的五次还不行,不知道还需 要多少次。于金菲,我求求你,在我被云飞弄死之前,你再去给他找几个女人, 让他发泄够好不好?」柳如烟知道楚云飞自己研制出的药方,除了他自己根本无 人可解。最重要的是楚云飞到现在还没有将这药方告诉她。所以,除了让楚云飞 将药力完全释放完毕,根本没有第二个方法。
 
  就在这时,楚云飞再次剧烈的喷射起来,然后瘫倒在柳如烟身上大口大口喘 着粗气。
 
  「于金菲,快!你快去帮他找女人!我把云飞捆起来,尽力帮他发泄延缓时 间。」柳如烟此时尽管被楚云飞肏干的虚弱无力,双腿绵软,花心疼痛无比,但 为了救自己最心爱的男人,她强打精神将楚云飞推到一旁,踉跄着将他拖回屋中, 用屋内散乱的衣服做绳子将他困在沙发上。
 
  这其中,楚云飞的身体一直处于虚弱无力的状态,但是胯下的那根阳具却依 然坚挺昂扬,犹如一根赤红的毒蛇一般弹动不已。
 
  当柳如烟将楚云飞绑好之后,赶紧跨坐到他的小腹上,用尽全力勉强将粗壮 硕大的龟头放进自己的花心之中,紧咬着贝齿缓缓坐了下去。
 
  被这一切弄得不知所措的于金菲跟着来到屋内,却看到柳如烟只能将楚云飞 的阳具吞下一半,还有一半依然留在外面,等于此刻的柳如烟是被楚云飞的阳具 悬空顶在上面。
 
  「这会把人插死吧?」不知为何,于金菲的脑子里闪过这个疑问。
 
  然后,于金菲就看到柳如烟艰难生涩的扭动着自己的腰臀,希望将爱郎的阳 具全部吞进体内,好为他消解强力的药效。
 
  不一会儿,柳如烟就体力不支栽倒在楚云飞身上,再也无力动弹。
 
  「于金菲,你怎么还不去找女人帮云飞发泄药力?难道你不想救云飞么?我 看的出来,你应该是爱着云飞的,对不对?只要你能救云飞,我就离开他,让你 们在一起!你还不快去!」柳如烟一回头,看到于金菲依旧呆呆的站在房门口一 动不动,顿时大怒的喝道!
 
             【待续】

上一篇:【爱的教谕】(01-12) 下一篇:[青春年华的故事](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