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短片不急  »  【俱乐部艳福】(全)

 男主角∶林东茂,台湾国台×县乌×乡光×村长,×俱乐部(老人会)总务 
            (0×)××82056
 
  女主角∶俱乐部会员女眷属,政治人物。
 
  对于我而言,唯一的好处,是增加我艳福的秘诀。对于女人,顶着政治人物 亲戚的光环,有无限吸引力。很荣耀的是,陈×扁大哥的亲生女儿嫁给我当宪兵 的小弟,那么我也好像有那么一些吸引力。
 
  我从小就长得眉清目秀,算英俊吧!但是始终没有艳福。自从陈×扁大哥女 儿嫁给我当宪兵的小弟之后,村民对于我特别热情,春天似乎来临。
 
  我的性经验非常早,在6~7岁时就有高潮的经验。那是梦遗,因年纪太小 并未射精!我爱看电影、电视缠绵镜头,总有一种奇怪感觉,后来我才知道那叫 勃起!
 
  有一天我与兄弟玩躲猫猫游戏,我躲到了的衣柜,在后面摸到了盒录影带, 并不知是A片!隔天趁大人不在家时,把录影带偷拿出来放,学着片中的做法套 弄,终于我有了第一次高潮!
 
  结婚后,老婆算是贤慧,只是笨拙又长相爱国,生下二个小孩后更增加松弛 赘肉,让我提不起性欲,我差一点就以为我阳痿。
 
  会跟廖×佑的老婆发生关系是绝对偶然的,那天晚上梦见初恋情人,做了香 艳春梦,隔日怀着满腔的欲火到廖×佑家找廖×佑,本是要讨论长×俱乐部(老 人会)的杂项事务,不料廖×佑却不在家,出来应门的是廖×佑的老婆,她大约 四十岁年纪,皮肤白晰,微胖的身材,有点老气的化妆,听说年轻时候脑部动手 术,行动较为呆滞。
 
  一开门她就叫我进去∶“找廖×佑啊!他刚出去,进来坐一下吧!”
 
  “谢谢大嫂!”
 
  我进到家中,她便倒了一杯水给我,并且坐在我的身边,聊一些长×俱乐部 (老人会)的杂项事务及选举。我无缘由礼貌上称赞她漂亮,她听了后自然很高 兴,嘴上却不依的指我胡说,我赌咒说绝对实话,她便打趣的夸我也很英俊,我 就假戏真作,嘻嘻哈哈拉着她的手来挂在自己臂弯,她也半开玩笑地将头靠在我 肩上,我俩人都笑起来。
 
  面对这么一个比她年轻的三十多岁男人,我感觉她娇羞模样有些心动,只是 不知如何切入主题,于是我就大胆试探询问她∶「大嫂,我要问你一件事,必须 老老实实、坦坦白白答覆我。不许有一个来骗我,不然的话我不饶你!」
 
  「好嘛!您请说,我决不隐瞒骗你,我可以发誓。」
 
  「发誓倒不必。我问你,你丈夫病了好久了?」
 
  「病了一年多了。」大嫂诚恳的回答。
 
  「我听说得了肝病的人,是无能和妻子行房事的,你有没同他行房事呢?」 
  我大胆一边说,一边搂腰的手掌按在她一颗乳房上轻轻揉捏起来。
 
  廖×佑的老婆一听他问起自己夫妻间的房帏私密,搂腰的手又改在乳房上揉 搓,真是又羞怯又舒服。她已经一年多没有和丈夫行房事了,在忍无可忍时,只 好用手指来自慰,毕竟手指的粗度和长度有限,根本不能解决高烧的欲焰,时时 使得她辗转不能成眠。现在被我这一挑逗,全身打了一个冷颤,小穴里面就像万 蚁钻动,阴户不觉濡湿起来,羞得她不好意思回答,低头轻摇几下,算是回答。 
  我见她淫荡的模样,心中爱煞极了,手掌加重揉捏,「那你一年多没有行房 事,想不想呢?」我的手指改为揉捏奶头。
 
  大嫂羞得低下粉颈,连连点了几下。
 
  「那你有没有在外面找别的男人来解决你的性欲呢?」
 
  大嫂又是摇了几下头。
 
  「那你忍受不了,是不是自己用手来自慰呢?」
 
  大嫂的粉脸是更红过耳根的点了点头。
 
  「那多难受哇!大嫂,我好喜欢你,让我来替你解决,好吗?」
 
  她「嗯」了一声不回答。
 
  我仔细地打量了一番,她年轻时候是标准美人胚,心中就暗暗想,那昨天晚 上梦见初恋情人,做了香艳春梦是好彩头,想起自己家里的黄脸婆,才卅出头, 生了二个孩子,不晓得是婚后懒得保养,还是被精力旺盛的我操的结果,一脸沧 桑活像欧巴桑,搞得也没新鲜感了。
 
  隔着她的衬衫,她的胸部随着她的喘息,高低的起伏着极为诱人,我看得呼 吸也急促起来。我这时候大着胆子,抱着她解开胸前的衣服,廖×佑的老婆立刻 惊醒过来,她低头看见胸前被我解开的衣服,她抬头起来立刻打了我一巴掌。 
  我这时候不知如何是好?但是见到她拉着衣服准备出去的时候,我就发狂似 的抱住她说∶「大嫂,我喜欢你,我好爱你!」
 
  她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全身好像触电般的抖了一下,但是她随即想要挣开我 的搂抱。我这时候大着胆子,继续抱着她,不让她挣脱。
 
  过了好一会,廖×佑的老婆已经气喘吁吁,毫无抵抗能力。我将她拖回二楼 房间床上,从背后继续搓揉她的奶子,她一边哭着一边哀求我不要这样,但是这 时候的我已经被性欲所控制,我继续地搓揉她的胸部,并且还将她的手反剪到背 后压在床上,我将手伸入她的裤子里面,她两腿夹紧,死也不肯让我得逞。 
  我这时候也是满身大汗,但是我发现虽然手被廖×佑老婆的腿夹住,但是我 的手指却可以轻易地活动,而且这时候我的手指轻而易举地就可以抠摸到她的小 穴,所以我就开始玩弄她的小穴。她的两腿依然紧夹着,但是却开始上下磨蹭, 而且她全身的力量似乎尽失,两腿渐渐松开,她开始低低地发出呻吟。
 
  对着这么一个成熟丰满的妇人,我拨开她用力的双腿,大腿略胖的晃动,她 闭上了眼睛,任我摆布了。
 
  我脱下那恼人的长裤,手已经滑到她大腿根部,手指伸入她温热的内裤里, 汗水黏黏的,她的喘息声急促了起来,但却已经不再阻止我不安份的手了。我索 性双手伸进,慢慢的把她内裤褪下来,一条粉红小碎花的棉质四角安全裤。 
  “大嫂,你的小裤裤好可爱┅┅”
 
  她笑了笑,止不住浓浓的喘息,隆起的小腹剧烈的上下起伏,廖×佑老婆的 阴户,此时也是暖烘烘热呼呼的在蠕动着,我手指按在阴核上,一阵蚁行似的, 立即传进子宫。她轻轻的「吁」了一下,娇媚的笑,狂得淫态毕露。
 
  单单扣住阴核,怎能过瘾,我是最会利用机会的人,自然顺水推舟,手指朝 下一探,掀开了外阴唇,直插进去。廖×佑老婆的外阴唇也是颇为少见的,生得 特别肥厚,两片吹弹欲破,再进去才是桃源洞孔。洞府在望,哪容轻易放过,我 的指头在洞口探了一会,摸到了中间的空隙,手指头插进去,有如被吃乳的婴唇 吮进了一般,砸得紧紧的。
 
  我一再按下心里的欲火,手指上用劲在洞子里撩拨捣弄,一面吮住了樱唇, 上下交征,她已沉醉于抚慰之中。我手指头不断狠狠的插,一面暗中渐次加强, 指头也由一个指头慢慢的加到了三个指头,插捣由紧而宽,俐落了不少。
 
  我知道时机已成熟,不再犹豫,立即拔将出来,再迅捷的伸入到整个的阴壁 上,我再也忍不住了,我决定进入她体内,彻底的占有这个丰腴的肉体。
 
  我双手滑到她肥白的大腿,用力抬了起来,她惊觉了我的动作,上身猛然坐 起。我怎么容她抵抗,腰部用力一挺,原本抵在阴道口的龟头便直挺挺的插入, 一直没入到根部。她颤抖了一下,伴着一声哀叫,便全身软瘫了。
 
  然而身体真实的反应却与理智渐行渐远,她的身体竟然抗拒不了那阴茎节奏 性的抽动,腰际亦配合着律动自然的迎上去。同时流了不少淫水,阴茎抽插着阴 户时,发出如捣泥般的声响。痛楚中的阴户夹杂着趐麻快感,一阵一阵冲击着, 只有大腿的肌肉和隆起的小腹随着我的撞击抖动,两颗肥大的乳房也上下晃动。 
  我终于占有了她,虽然她已经中年,但阴部仍然滑滑腻腻的,虽然已经不太 紧,还是给我很大的快感,跟老婆的阴部有不同的舒服,难怪男人喜欢偷情那么 刺激。
 
  抽送了好一会儿,以不同的角度在阴部的入口抽动着,因此冲击度很强烈, 她的淫液顺着大腿流到脚踝。我把她翻过身,用靠垫垫在她腹下,她白胖的屁股 便完全显示在我眼前,阴道入口微张,旁边湿湿的一大片黏液,我的阴茎充满了 年轻的力度和灼热,在阴部卖力地进出着,尖端好似碰触到她的子宫似的,每一 次抽动,和着黏液,总是发出声响。
 
  像火舌般炽热的男根,粗暴地直捣入阴部,痛楚袭击着身体。年轻野兽般的 欲情一发不可收拾,我痛快地剌戟着,而且还是自己深深爱慕的肉体,我的情绪 更加亢奋了。
 
  随着男根进出的扭动,我的全身的每一个细胞只觉得欢喜和鼓舞得似要跳跃 了起来,开始更猛力地摆动着腰,不!应该说,此时阴茎已被点燃到最高点了。 
  我高声地呻吟着,那白嫩而美丽的双峰,看起来如此具有挑逗性,好似就要 把我给溶掉了。我紧紧地搂住廖×佑老婆的背部,然后全身痉挛地泄出了精液, 一边放纵着火热的欲情,还二次、三次地往前扭摆着腰。
 
  最后,才好似精力用光地将头垂放在廖×佑老婆背部,连身体也紧紧地依偎 着。
 
  不久我慢慢将阴茎抽拔出来,虽然才刚泄精,但俯趴着那白嫩的臀部,以及 那成熟的大腿之间的肌肤,我觉得实在太迷人了。我把褪至膝下的内裤拉扯至脚 踝,完全地把它们脱下来,然后装入上衣的口袋,再翻过她的肩膀,让她的脸面 向着自己,我亲吻着她。
 
  本来已经松懈状况的廖×佑老婆,不禁皱着眉头,紧闭着双眼。重重地吻着 唇,我的舌头在唇的内侧搅动,甚至翻弄着那动也不动的舌头,然后照着平常从 书上来的使用舌头的技巧,可是总觉得自己动作实在笨拙得很,便停止无谓的亲 吻。
 
  在一般情况下,刚射精后的男人,无论如何反应都会转为平淡。但是对于年 轻气盛的我而言,在发泄过第一次精力后,方才冷静地开始地品味着这美丽的的 肉体。
 
  突然我想到这事情的严重后果,只好将她误导到另一方面去,我扶起她绯红 的粉脸说道∶「大嫂,有一句俗话说着,女人要有「三像」才能娶来做太太。第 一∶在家要像主妇;第二∶出外要像贵妇;第三∶上床要像荡妇。你懂不懂这三 像的意义呢?」
 
  「我懂!但是我们又不是夫妻嘛!」
 
  「哎呀!我的傻姐姐,我俩虽然不是正式的夫妇,可是现在巳经有了肉体关 系;我是你的情夫,你是我的情妇,把个「情」字取掉,也算是半个夫妇了。再 说我不会破坏你的家庭幸福,所以我不谈第一像。我也有能力做到第二像,我知 道你的环境不妤,明天下班后到我家来,我送笔制装费给你。你天生丽质,我要 将你打扮得像贵妇一样。至于第三像嘛!大嫂,就要看你的了啦!男人最喜欢的 就是俗话所说的∶「妻本如妾、妾不如婢、婢不如偷。」偷就怕偷不到,所以说 「偷情」的滋味是最美妙,而又最刺激了,这就是所有男人的通病。在女人方面 想「偷情」,又怕丈夫、儿女、亲友知道和碰见。但是和情夫在一起幽会时,是 又怕又羞又爱。一、怕被人碰见和情夫在一起出现。二、和情夫在一起又有点羞 性。三、和情夫做起爱来,就像翻江海,地动山摇,狼吞虎咽,缠绵到死一样, 去享受性的高峰、欲的顶点,不到达痛快淋漓之境决不甘休。所以我要你放松心 情,不需要怕羞,要当我是你的情夫、爱人或丈夫来看待,这样你心里就没有顾 忌,玩起来彼此心情才会舒适顺畅,知道吗?」
 
  她用力地点头望着我。我站起身来,拉整好上衣和裤子之际,从口袋拿出那 种长×俱乐部(老人会)杂项事务小型的照相机,接二连三地按下快门。望着呆 楞住的廖×佑老婆,我露出恶魔似的微笑,迅速地离开了现场。
 
  我回家躺在床上,想想这个四十多岁的妇人还真棒,其他的不说,光就是那 个小穴,真迷死人了,都生了二个孩子,还是那么紧小;内功又好,化几个钱玩 玩也是值得。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这句话老刘还真没说错,又狠又贪又婪,想想真是 过瘾。女人不知道何时会禁不住外界的诱惑而沉沦堕落,更是意料中之事。 

上一篇:【淫妻】 下一篇:【夫债妻偿】(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