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短片不急  »  【背叛的妻子】

 方文杰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看看时间已经晚上十点了。老婆方婷还没 在家,想到早上方婷说拉肚子,中午去医院看看。怎么现在还没回家?心理焦急 万分,那种对妻子的疼爱感觉让他焦急万分。马上打方婷的手机,可是只听到回 答:「对不起,对方的手机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怎么了?方文杰更是 担心……
 
  此时的方婷正躺在一个男人的怀里,随着那个男人在她身上的摸索娇喘连连。 
  「宝贝,手机关了吗?别扫了我们的性致哦!」
 
  「我在手机开机的状态下,把电池板拔了,这样永远是无法接通…。哦……, 轻点啊。」
 
  那个男人仔细看着怀中的方婷,皮肤白皙,长发垂肩,瓜子脸,柳叶眉,丹 凤眼。一米七出头,穿着一件黑色亮丝的紧身无袖衫和一条黑色的低腰紧身长裤。 
  这副身材则是从没见过的性感!细长的脖颈、宽肩、细腰,还有挺翘圆润的 臀部和一双线条优美的长腿。真个是魔鬼身材啊!穿得简简单单,清清爽爽,但 极具诱惑。
 
  他双手拉起方婷的紧身上衣,露出她里面白色的缕花胸罩,这副胸罩就非常 的薄,再加上是缕花的,从外面可以看到乳房的大概样子。一看不由得他血脉贲 张,心跳加速了起来,耐不住伸出手去,打开了方婷的乳罩后面的搭扣…蓦地… 
  方婷的两只坚挺、浑圆、雪白的乳房跳弹了出来,两只乳房地顶端就是两粒 如樱桃的乳头。看得那个男人爱不释手的轻轻揉搓了起来。但是似乎仍嫌不够, 就俯下头去用嘴含住了樱桃。接着,他又缓缓的吸吮着乳头,再把舌尖舔弄着方 婷的乳晕四周轻巧的打转着。
 
  方婷被他吸吮得一张樱桃小口,忍不住娇哼出声:「哼…唔…唔…」两只媚 眼已眯成一条线。
 
  那个男人试探着把几个手指从方婷阴部抽回时深深地滑入了她的臀沟深处, 那臀沟很深,屁股非常肉感。尽管隔着内裤和紧身裤,还是很熟练地找到了肛门 部位。用手指不轻不重地在这个要害撩了几下,方婷的屁股微微颤动了一下。接 着男人继续往她另一个真正的要害——阴部,继续抚摸。这时的抚摸已经不像刚 才了。如果说刚才的抚摸带有征服的意味,那么现在的抚摸则完全是在精心地挑 起她的情欲了。
 
  方婷喘道:「喔…唔……我…人家会痒…死了…你别再逗我了…快…」 
  男人故意问道:「宝贝,你哪里痒?」
 
  方婷红着脸道:「里面嘛…」
 
  方婷穿的是低腰的长裤,那个男人的右手从方婷的阴部摸到了小腹部,摸到 了皮带。解开皮带的带扣后,迅速拉开了裤子的拉链。手回到了方婷的腰际,扯 住那几乎挂在胯骨的裤腰往下拉了下来。裤子很紧很有弹性,像蛇皮一样被褪到 了膝盖处。那个男人早就用手感知出方婷穿了一条低腰的丁字内裤。果然那小巧 的内裤在屁股的地方只是一根细细的带子而已,它已经紧紧地勒进了她的臀沟里。 
  透明白纱蕾丝的丁字裤无法掩饰那浓密的阴毛,完全透出黑色倒三角,丁字 裤底全部陷入股沟之內,露出几乎一半的阴毛在外面,透过透明的丁字裤厚厚的 阴唇粉嫩红润。,
 
  此时,方文杰已经第四次拨打方婷的手机了,「对不起,对方的手机暂时无 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方文杰焦急的放下了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十点三十分了。
 
  「婷婷,你在哪里啊!」方文杰看着床头上的结婚照片。照片上的方婷含情 脉脉的看着他……
 
  那个男人正隔着透明的白色蕾丝丁字裤,用右食指与中指爱抚着她的阴阜。 
  湿热的气息隔着紧贴的白色蕾丝薄丝传至指间。
 
  「嗯……嗯……」方婷扭动微抖的躯体,臀部微摆着。
 
  接着那个男人双膝前踞後弓,吮吻着她的脐眼、浑圆富弹性的小腹,方婷忍 不住双手扶着她的头往下压!隔着那丝薄的白色蕾丝丁字裤,阴道里分泌出来的 液体已经慢慢渗了出来。
 
  男人先把方婷脱到膝盖处的长裤全部拉下,然后抬高了方婷的左腿,紧贴的 白色丁字裤下现出了一道荫湿的弯弧。边一口含吮了上去。
 
  「啊……嗯……啊……」,伴随压抑的叫声中,男人的头被方婷压得更紧, 她身躯的抖动也越厉害。
 
  男人用手拨开了这块小小的布料。手掌伸进轻抚方婷突起的阴阜上浓密的阴 毛。右食指与中指在阴唇上拨弄着……
 
  再上撩揉搓阴蒂。方婷颤抖呻吟着,「啊,别弄了,我受不了了…啊…」 
  那个男人把方婷的内裤拉下来,双手抚摸着方婷一双柔美的长腿,方婷的阴 毛很多,且乌黑发亮,从鼓鼓的阴丘处一直向下延伸到阴唇的下方,就连粉红色 的屁眼周围也有不少的阴毛,乌黑的阴毛在雪白的屁股和大腿的衬托下更加显眼。 
  男人用手指轻柔地分开方婷的两片大阴唇,露出了粉红色的嫩肉,嫩肉下方 的小肉洞已张开了小嘴,从小嘴中不时地流出少许的淫液,向下流到了屁眼上, 使方婷的小屁眼儿在灯光的照耀下了也闪闪发亮。
 
  男人想都没想就把嘴唇贴到方婷的阴唇上吻了起来,方婷的身体一抖,嘴里 含糊不清地说∶「别……啊……啊」嘴里呻吟着,手却按着男人的头压向了自己 的胯间。
 
  男人的舌头在方婷的阴部不停地舔来舔去,方婷在男人的舔弄下嘴里只能发 出「啊,啊……」的声音,但还保持着女人的羞涩,为了不使自己的声音太大, 把手捂在了自己的嘴上。
 
  男人双手托住方婷的腿弯,让方婷的双腿向两侧屈起抬高,先用舌头分开那 方婷那卷曲的阴毛,顶开那厚厚的阴唇,顿时一股少妇的体香和阴部特有的酸酸 气味冲进了男人的鼻腔。男人的舌头轻轻舔着方婷那粉嫩的阴蒂,并不时用牙齿 轻咬着。方婷在强烈的刺激下小屁股轻轻抖动,口中不由自主的发出呻吟∶「啊 ……啊……啊不要了,受不了了」
 
  方婷的阴道口有如玫瑰花瓣,有复杂的璧纹,此时已经沾满了蜜汁;两片阴 唇已充血胀大,上面的血管清晰可见,两片阴唇微微地张合着,像在喘息;稍上 方,很清楚地看到小小的尿道口。男人看到那种景色,感到目眩,他的脸像是被 吸过去似的压在上面,把舌头慢慢探进华娣的阴道中,急促的抖动、进出。 
  粗糙的舌苔刺激着方婷嫩嫩的阴道,方婷的喘吸声越来越大,猛然,两条玉 腿紧紧夹住了泽宏的头,一股热热的粘液喷入了男人的口中。男人把方婷喷出来 粘液全部吞了下去,并把阴道周边粘上的粘液也都舔得一乾二净,就连流到方婷 小屁眼上的粘液也被舔得干干净净。
 
  方文杰拨通了方婷的好朋友何灵的电话。
 
  「何灵吗?我是文杰啊!」
 
  电话那边的何灵睡意朦胧的说:「文杰啊!那么晚有什么事吗?」
 
  「今天你见过婷婷吗?」
 
  「没有啊!怎么了?你们是不是有吵架了?」
 
  「没有,现在我不知道她在哪里?打她的电话总是暂时无法接通,我急死了!」 
  「可能她在的地方手机没信号吧!别着急,她不会有事的。」
 
  「哦!那不打搅你了不好意思。再见!」
 
  「有事再找我,再见」
 
  方文杰挂断了电话,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过去每次方婷晚回家, 都会打电话给他的,今天突然没有消息,方文杰怎么能不着急呢!
 
  方文杰是个老实人,怎么会想到现在令他牵肠挂肚的老婆,正和另一个男人 在做一件只有他可以和方婷做的事。
 
  方婷这时看到那个男人脱下了裤子,露出了那根粗大的阴茎,上面还布满粗 粗的青筋,好象蚯蚓一样,还有那紫色的龟头。
 
  「宝贝,转过身来背着我……」那个男人请求她。
 
  方婷倚站在墙壁边弯下了腰,浑圆的屁股翘对着那个男人,男人按着她的屁 股抓紧了腰,分开她的大腿,一手抓着挺直的肉棒碰触阴部肉缝,只是在方婷的 洞口轻轻的摩擦。这个要插不插的动作使得方婷浑身神经紧绷,等候被干的感觉 就好像给医生打针一样。
 
  方婷不禁全身紧张的抽紧用力,淫水也溢满了洞口。男人看到私处汁液再次 淋漓,感到一阵阵的兴奋,双手紧紧握住方婷的细腰,屁股用力一顶,整根阴茎 没入了她的肉穴中。肉棒对准了肉洞,向前的一挤,插进了紧密的阴道中…… 
  「嗯哼~~~~~~~~~~~ 」方婷的肉洞包紧了热热的阴茎。但方婷好象在努力克
 制着不发出一声浪叫来,只发出短短的哼哼声。
 
  男人则急着想要抽动让她发狂,来显示自己的强悍。一次又一次肉膜互相的 摩擦,方婷仰着头喉咙哽噎着,胸脯的振动和腰臀的摆动,噗吱~~噗吱~~的挺着
 屁股配合男人的动作。男人很用心地扭着屁股,转着那一根想要更深入地被肉膜 拉到洞内,加强运动。方婷阴道受到背后体位直接的冲击,丰满屁股的摇晃夹着 男人的那根扑吱扑吱的进出,乳房被男人用手包握着,她害羞的摇着头,这是多 幺淫靡的景色啊!
 
  男人腰力的摇摆加强了,那根硬挺的阴茎地用力干着。
 
  「啊……」
 
  「舒服吗?」
 
  「嗯……」
 
  「那以后还让我这样子对你吗?」
 
  「啊……你的……好……大喔……好……舒服……」
 
  「我也好舒服,你下面又紧又热,还会自己动呢,噢……你真是一个天生的 尤物,今天终于操到你了……」
 
  「是啊……在用力点,啊……我喜欢操……啊…」
 
  男人趴在方婷柔软的背上加强抽插的速度。面对男人的贴身动作,透红的脸 颊加上下半身夹紧的抖动,方婷彻底放开了,生理上的快感压倒了一切,放声浪 叫,浑身颤动,尽情享受起被干的快感来。
 
  男人的阴囊打在方婷的屁股上,「啪啪」直响。
 
  反正也没事可做,方文杰想着,走进卫生间,只见洗衣机里方婷昨天换下的 衣服都没洗,洗衣服也能打发时间,等婷婷回来。于是打开水龙头,听着哗哗的 流水声。
 
  「扑哧~~扑哧」方婷下身水很多,肉洞又很紧,男人的每一次抽插都发出淫 水「滋滋」溅出的声音。
 
  整个房间里都充满了方婷的呻吟声、水声,还有方婷的臀肉与男人大腿的碰 撞声。
 
  「呜………啊……」
 
  方婷是真的受不了了,男人实在是太厉害了。此时方婷的脑海里已经没有了 时间的概念,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达到了多少次高潮,流出了多少 水来。
 
  「小荡妇,叫哥哥!」
 
  「呜……哥……哥……」
 
  「叫好老公!」
 
  「不……呜……不……要……啊……我……要……死……了……」
 
  男人更加大力的动起来,每一下都插入方婷的花心里。
 
  「快叫,你这个小荡妇,竟敢不听话,我插死你!」
 
  「呜……饶……了……我……我……叫……啊……呜……」
 
  「好……老……公……」
 
  「哈哈哈哈,这才乖,再多叫几声给我听。」
 
  「好……好……老……公……好……公……饶……啊……」
 
  方婷此时已经得连话也说不清楚了。
 
  「你这个小贱人,小浪蹄子,平时竟然假装正紧,哈哈,现在怎么不装了, 怎么这么淫荡。」
 
  男人只感觉到方婷的阴道一阵阵地收缩,每插到深处,就感觉有一只小嘴要 把龟头含住一样,方婷一对丰满的乳房也因身体被撞击而像波浪一样在胸前涌动。 
  终于在方婷肉穴发出一阵阵收缩时,把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射进了方婷的身体 里,方婷仰起头,半张着嘴,身体不由得弯成了一个美丽的弧,阴道深处也回报 似的喷出了一阵阵的热流。当男人从方婷的身体里抽了已慢慢变小的阴茎时,一 股乳白色的精液从方婷微微肿起的阴唇间向外流出。
 
  方文杰把洗好的衣服挂了起来,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是不是该和婷婷有个 孩子了?虽然婷婷很体贴细心。但有个孩子,这样家的感觉一定比现在更好。 
  这时电话响了,方文杰拿起了电话。
 
  「老公啊!」
 
  「婷婷!你上哪了?现在都快十二点了,急死我了!」
 
  「我碰到老同学了,所以到酒吧里聊了会,那里手机没信号,对不起哦!」 
  「别说了,你在哪?我来接你!」
 
  「嗯…好的,你到地铁站等我吧。我离那里很近。」
 
  「好,我尽快到!别走开!」
 
  「哦,88」
 
  方婷挂掉电话后,那个男人搂住已穿好衣服的方婷,手还不住的摸索。说道 :「真舍不得你走啊!希望能和你多做几次。」
 
  方婷扭动着身躯,说:「别闹了,我要回家了,你答应过的事要算数哦!」 
  「当然,明天你就会得到通知的。」
 
  方婷走到门口,穿上自己那双三寸左右的黑色高跟鞋。说:「那明天见,我 的李经理。」
 
  方文杰接到方婷回家后,方文杰一把抱住方婷说:「你以后一定要打电话给 我啊!找不到你我都快疯了。」
 
  看着面带哭腔的方文杰,方婷内心很酸痛,愧疚的说:「嗯!以后你打我手 机一定会打通的!」
 
  「要吃点什么吗?」
 
  「不了,我好累,洗个澡就睡觉了。」
 
  「好,我帮你放水。」方文杰说着就跑进了洗手间。
 
  ‘文杰,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方婷摸了摸有点酸痛的下身,眼里流下了 一滴眼泪。
 
  第二天早上来到每天上班的地方———锦都宾馆。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方婷进门后不禁思绪万千。在这里已经工作了2 年了, 从最底层的服务员苦苦挨了那么长时间,到现在只是个小小的领班。要不是新来 的那个昨天和自己缠绵的总经理,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真的会崩溃。虽然付出了 代价,但今天就可以看到收获了。
 
  方婷刚到员工休息室,她的好朋友何灵就迎上来了。
 
  「昨天晚上怎么了?你到哪里去了?」
 
  方婷笑着说:「和老同学聚了聚。」
 
  「哦,以后呢早点打个电话回家,免得你那个文杰打电话来骚扰我。你知道 吗?文杰好紧张你啊!」
 
  「知道了啦!」方婷露出职业般的笑容,心里不知怎么的痛了一下。
 
  「方婷!」主管刘娜走了进来:「人事部王经理叫你去他的办公室。」 
  「哦!」
 
  「什么事啊?」何灵问道。
 
  「去了不就知道了吗?傻瓜!」方婷笑着走出了门口。她知道她的命运从此 改变了。
 
  但她不知道从此她将堕落,深陷情欲之中。
 
  王毅坐在办公室里,拿着秘书刚给他的方婷的资料,看了好一会。早上新上 任不久的李文豪总经理打电话给他,要他调服务部的方婷到公关部做副主任。 
  方婷?印象中有这么一个人,但是整个宾馆人那么多,对方婷没什么印象。 
  「职校毕业!没有任何这方面的工作经验,凭什么让这个23岁女人做。」王 毅自言自语的说着。
 
  一阵轻微的敲门声,打乱了王毅的思绪,「请进。」
 
  门一开,方婷走了进来,「你好,王经理。」
 
  王毅抬起头,看到方婷,不由眼前一亮,好一个漂亮的尤物。
 
  只见方婷长发披肩,姣好的面容,柳叶眉,丹凤眼,小巧红润的嘴唇。一米 七左右的身高修长匀称。她上身穿一件白色的半透明衬衫,隐隐映出一对被一只 粉红色乳罩罩住的丰满玉乳,一条淡蓝色的窄丝裙紧紧包裹住微翘的臀部,短裙 下是一双修长而又白晰的玉腿,那玉腿光滑柔嫩,裹着薄如蝉翼的水晶透明肉色 丝袜,充满了肌肉的美感,非常的匀致。一双玉脚套着精致的淡蓝色高跟系带凉 鞋,美艳极了。
 
  王毅这时尽然萌生了个想法,眼前这个美女的紧身裙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子? 
  想着不由下体的阴茎不由自主的硬了起来。
 

上一篇:【夫债妻偿】(1) 下一篇:【意外的家教】